FragranceNet.com

TOP

奥巴马弟弟:中国人欢迎我 我不靠哥哥
2016-07-14 15:15:08 来源:侨报网 浏览:393 评论:0

在当今世界上,因为美国现任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缘故,奥巴马可能算得上最有名的姓氏之一了。还有一个“奥巴马”,虽然很多中国人没听过他的名字,但是他已经在中国生活了15年。他就是马克·奥巴马·狄善九(Mark Obama Ndesandjo)。自推出《从内罗毕到深圳》后,马克的自传《走出肯尼亚:一个人和一个家族的奋斗》前几天在紧邻故宫的西华书房首发。
 

1704986102044102190

马克(资料图)


马克·奥巴马·狄善九出生于1965年,是巴拉克·奥巴马同父异母的弟弟。他出生于肯尼亚,在美国读了大学,是布朗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的高材生。据北京日报报道,马克一身文艺气质,弹得一手好钢琴,并出版过三张钢琴CD。他梦想成为作家和音乐家。

2002年从美国来到深圳后,他先在中学教授英语,然后尝试开办了一家国际商贸咨询公司,逐渐在经营上打开局面,赤手空拳闯出一番天地。来中国之初,马克便将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确定在慈善事业,还定期到孤儿院讲授钢琴课。

马克在2012年接受新华网采访时曾提到自己至今难以忘记的一次奇遇:在与他的中国妻子相遇前一周,马克去深圳一所孤儿院看望孩子。在二楼的保育大厅,他看到60个幼小孤儿分别被盛放在只能看到天花板的小格子里。他走近一个孩子,用手指碰触孩子的手臂。突然,孩子用手抓住马克的手指,用黑亮的眼睛看着他不肯放开。马克想把手缩回来,但孩子还是不肯。

“在那一刻,我觉得这个孩子根本不会去想,我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我是黄种人还是白种人?他想要的只有爱。”

从此以后,他每个星期都会来这所孤儿院,教孩子们弹钢琴,每次教完之后都“感觉超级棒”。之后,他遇到了现在的妻子,一位来自中国河南的姑娘,两人于2008年结婚,目前已经在深圳定居15年。

“把艺术与慈善结合起来,奉献给孩子们,这是一件最美妙的礼物,既能启发他们的心灵,也能培养他们的自信心。”马克说。

此外,马克他还热衷旅行和研习中国传统文化。他能直接阅读《红楼梦》《道德经》和唐诗的中文版。李商隐是马克最喜欢的中国古代诗人,他觉得李商隐既晦涩难懂,又浪漫多元,他很欣赏这种风格。他醉心中国书法艺术,已练出一手漂亮的行草。

2016年7月9日,在北京举行的一场马克的新书《走出肯尼亚》发布会上,这位美国总统的弟弟经常用中国成语、古代经典回答记者的问题。

关于新书,用马克自己的话来说,《走出肯尼亚》专写日常琐事,“我只想在书里叙一叙父子之情、兄弟之情,母女之情、姊妹之情。”他说,这本书不写仇恨,其宗旨在寻求生命的意义,“希望更多的人了解我,了解我的家族,而且我想通过这本书告诉大家:即使生活在不幸的家庭,也能获得成功。”

有一个总统哥哥,这是马克怎么也绕不过去的话题。巴拉克是老奥巴马第二任妻子所生,而马克是老奥巴马第三任妻子所生。直到1988年,兄弟二人才相见,哥哥说弟弟皮肤白,弟弟说哥哥皮肤黑。让弟弟印象深刻的还有哥哥的手很大,头发又黑又多。当现场有人问马克取得现在的成绩,是否沾过总统哥哥的光,他瞬间展露了可爱的那一面,“我考虑考虑。”但他还是给出了简短的答案:“中国人很欢迎我,我不靠哥哥。”

对哥哥的复杂情感,马克从未回避过,他说哥哥有远大的梦想,他也是,这一点他们都像父亲。他也承认,自己其实一度有些嫉妒哥哥,他认为命运不公,渴望超越哥哥,但发现哥哥已远远地将自己甩在后面。随着时间的推移,马克越来越以哥哥为骄傲,他将兄弟俩的合影,悉数收进了书中。马克还透露,他曾为哥哥的竞选尽过力,在巴拉克竞选美国总统期间,他把一本中国的《孙子兵法》送给哥哥,“他有很专业的竞选团队,但我还是希望帮助他一点点。”
 

113657400_11n

马克(新华网)


1988年,第一次见到哥哥

据南方日报报道,马克说:“我出生在肯尼亚,在美国迷失了自我,却又在中国获得重生。”在谈到“为什么要写这本书”时,马克说他想自己讲述自己的故事,不喜欢让别人来讲,通过这本书,他希望更多人理解他的家族。

马克的家庭很复杂,他的爸爸来自肯尼亚,妈妈来自美国。此外,他还有很多亲戚和兄弟姐妹生活在在美国、欧洲、非洲和中国。因此,这个家庭很像一个小联合国,它代表了多元文化,有冲突,也有和谐,“很多人问我你有多少兄弟姐妹,你和巴拉克·奥巴马是什么关系?这本书可以回答一些问题。”马克在记者会上说。

马克现在仍然记得很清楚,他第一次见到他哥哥巴拉克的情景。1988年夏天,马克刚刚从美国回到肯尼亚。一天下午,他正在家里读一位很有名的律师的自传。突然,马克的妈妈敲响了他的门。她非常激动地说,你的哥哥从美国来了。马克说,“什么哥哥,我没有哥哥。她说,是巴拉克,你美国的哥哥。”

随后,马克和巴拉克坐在客厅里谈话,他记得,“巴拉克的坐姿是很非洲式的,他的腿很长,两腿分开,搭在桌子上,那时他的头发也很长。他站起来和我握手,我觉得他和我长得很像。后来,我们交谈了两个小时,他离开了。”

几天后,马克和哥哥又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谈论他们的爸爸,“那是非常激烈地对话,对于父亲我们有很多不一样的看法。”马克觉得,“他(巴拉克)像是一个白人,来寻找他在非洲的根,而我是一个肯尼亚人,寻找我在美国或者西方的根,这也是我们之间的冲突。”

“巴拉克帮爸爸实现了梦想”

巴拉克当上总统后,他的同父异母弟弟并没有受太多影响。马克还是过他自己想要的生活,比如他喜欢教小孩子弹钢琴,做慈善,还有做文化交流,在哥哥当了总统之后照常做。

不过,马克也承认,“假如巴拉克不是总统,可能很多人并不知道也不关注我每天在做什么。很多人更关注我和我哥哥的关系,经常问我关于哥哥的很多问题,但是我希望更多的人知道,我有自己的身份,自己的成就,不靠我的哥哥。”

经常有人会问马克,“你有没有沾你哥哥的光,利用巴拉克·奥巴马弟弟的身份谋取过利益?”马克说,其实不仅是外人,他有很多亲戚也会问这个问题,“我希望能借用奥巴马这个名字,让大家更多关注平时不会关注的问题,例如家暴,以及救助孤儿的问题,我愿意在这个层面去沾哥哥的光。”

谈起家族的共同点,马克说他的家人都非常喜欢读书。马克说,他和爸爸、哥哥都是爱书之人,“我后来去了斯坦福大学,巴拉克去了哈佛大学,其实我有点嫉妒他,因为我喜欢哈佛。”

“我们奥巴马的家族有很多很大的梦想,我们的父亲对我们的影响很大。他告诉我们:一切皆有可能。巴拉克帮爸爸实现了他的梦想。”马克说。

在记者会后,他现场写了一张行草书法:“百计千心”。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我喜欢这四个字,这也是我的座右铭,意思是不遗余力地做所有事。”
 

您看到本文的感受是:
责任编辑:清风徐来打印】 【评论】 【返回顶部
分享到:

评论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