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granceNet.com

TOP

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展现特朗普全球观:全球持续竞争,中俄是对手
2017-12-20 00:24:33 来源:搜狐网 浏览:275 评论:0

“中国在世界上与日俱增的重要性是无法否认的,因此得到美国政府更多的关注并不令人惊讶。两国的商业关系是全世界两大经济体的黏合剂,而且在过去多次协助两国渡过困难时期,但是这个商业关系正逐渐失去平衡”。

(特朗普 资料图)

《财经》记者 蔡婷贻/文 袁雪/编辑

“我们政府的首要责任是面对人民——我们的公民,服务他们的需求,确保他们的安全,保护他们的权利,以及捍卫他们的价值”,美国时间12月18日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他上任后第一个国家安全战略报告,通过他“美国优先”的核心价值,阐述他的国家安全愿景。

该报告的四大核心支柱包括:保护美国本土、推动美国繁荣、通过实力维系和平、加强美国影响力。根据统计,报告中共提到领土23次、国家边境23次、互惠15次、经济151次、核54次、贸易45次,以及中国23次。

报告将全球环境定义为一个“持续竞争”的状态,在此环境下,美国国内经济和就业机会被列为重要国家安全要素;同时直接称中国和俄罗斯“挑战美国国力、利益和影响力,试图侵蚀美国的繁荣和安全。”

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始自国会在1986年通过的法案,按规定总统应每年发表一次报告,但近年来并未被完全遵循。奥巴马在八年内发表2次,小布什任内只发表过一次。

特朗普政府的首份报告中,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定位是最让外界瞩目的部分。报告中指出两国对于美国的竞争威胁包括,中国和俄罗斯正发展具有威胁美国重要基础设施、指挥和控制建筑的先进武器;中国和俄罗斯在区域壮大自己,围绕着阻止美国在危机时介入的情景发展战略,挑战美国在重要商业区域自由运行的地缘政治优势;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中国寻求取代美国,扩大其国家主导经济模式的触角,同时重新建立对其有利的新秩序;中国和俄罗斯通过在全球大幅投资扩大影响力,提高对付美国的竞争优势,其中包括中国在欧洲以不公平的贸易手段投资核心产业、敏感技术和基础设施。报告还指出中国不断扩大在非洲的军事和经贸势力。

这样的表述将美国与中国的竞争提到了明处。奥巴马政府在2015年时的国家安全战略尽管写道“美国仍然对中国军事现代化保持警觉”,但总体的表述仍是“美国欢迎一个稳定、和平和繁荣的中国的崛起,美国寻求与中国发展建设性的关系,有益于两国人民,有益于亚太和全球的安全和繁荣。”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安刚认为,这份文件在相当程度上是特朗普政府在战略安全领域对中国加速崛起、美俄关系持续紧张的本能回应,但对中、俄而言,仍是把其与美国的战略矛盾挑上台面的划时代的文件。特别是其宣称“美国已经进入竞争的新时代”,将进一步加剧国际秩序变革过程中的分野,不仅有损过去五年多中美关系业已形成的基本稳定发展的氛围和条件,也意味着两国接触、竞争与周旋的方式都将各自和相互酝酿巨大而长期的调整。

在具体经贸议题上,报告指出美国应防卫国家安全创新基础(National Security Innovation Base)。同时为应对大量中国对美投资带来的安全问题,行政部门会与国会加强对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IFUS)的改革,确保此机制能应对当前和未来的国家安全挑战;美国将优先加强反情报和执法以应对知识产权的窃取,同时寻求建立新的法律机制。

目前美国对中国正在进行的301调查即是针对中国涉嫌侵犯美国知识产权和强制美国企业进行技术转让的政策,该调查很可能在近期就会有所定论。

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战略研究室主任樊吉社对《财经》记者表示,在美国人看来,中美经贸之间很多问题到了需要解决的时候,中国也认为应该努力解决这些问题,但中美之间很多问题,如贸易逆差、产业转移等,又是结构性的。

在应对印太新格局上,报告指出,美国将鼓励区域合作,确保自由和开放航行。另外,美国会推动在公平和互惠基础上签订双边自由贸易协定,为美国出口寻求平等和可靠的机会,加强与盟友在高品质基础设施的合作。不过,此说法迅速招来特朗普上任后即退出TPP的质疑。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在报告发布后在网站上回应称,中美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对维护世界和平与稳定、促进经济繁荣与发展担负特殊责任。中美如何看待彼此,如何定义两国关系,不仅涉及两国人民的利益,也关乎国际社会福祉。美方一方面宣称“要同中国发展伙伴关系”,一方面把中国放在对立面,是自相矛盾的,不仅不符合中美两国利益交融,相互依存的现实,与双方在双边和国际领域开展合作的努力也背道而驰。

小布什政府时期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顾问葛林(Mike Green)指出,安全战略报告目前必须面对几个缺陷。首先,为维持和平增强实力,报告承诺提高国防支出,但这将需要国会支持。第二,报告缺乏一个整合的贸易政策,他解释说报告指责中国的经贸政策侵略性过强,但提出的解决方案却过于强调单边作法,如果特朗普政府打算在未来几个月针对涉嫌强迫技术转移和知识产权窃取对中国产品征收关税,如中国对此采取报复行动,美国似乎缺乏接下来的配套方案。

由于报告对中美经贸关系多有着墨,未来如何反应在政策上也让中美商业团体格外关注。

中国美国商会主席蔡瑞德对《财经》记者指出,中国在世界上与日俱增的重要性是无法否认的,因此得到美国政府更多的关注并不令人惊讶。从商业团体的角度看来,两国的商业关系是全世界两大经济体的黏合剂,而且在过去多次协助两国渡过困难时期。“但是这个商业关系正逐渐失去平衡,所以我们希望以公平和互惠原则,聚焦建立一个长远可持续的关系。”

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国际资深研究员利维(Philip Levy)对《财经》记者指出,衡量美国商业外交的标准应该是能否为美国本土带来繁荣、经济和贸易成长。“如果特朗普政府适当地专注这个目标,应能相对轻松地着墨这些问题,但现在看来或还不到这时候。”

根据白宫网站介绍,特朗普希望通过这份国家安全战略为子孙留下比以前更强、更好、更自由、更骄傲、 更伟大的国家。

美国前国家安全官员和学者对这份报告毁誉参半。葛林认为此报告是近年来美国政府“最诚实”面对“挑战”的报告。

而维多利亚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杰克森(Van Jackson)就持否定态度,他认为此报告不止边缘化传统安全问题,更反映了特朗普政府将国际组织和多边主义价值贬低为国家竞技场的心态。

杜克大学政治学教授菲弗(Peter Feaver)肯定了特朗普政府得以在第一年就发表此报告示实属不易,尤其是在特朗普上台后,人事安排混乱、派系间政策竞争不断。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都曾试图在第一年就发表国安报告,但最后都没能做到。

不过,战略的关键之处还在于执行。葛林强调,各任总统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无一例外体现每届总统“从竞选到执政”的转换调性。因此,这个报告“很重要,但不会是美国战略的最后定案。报告的发表只是第一步,战略还需要演化。”

您看到本文的感受是:
责任编辑:James打印】 【评论】 【返回顶部
分享到:

评论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