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granceNet.com

TOP

【夜读】你是这样的人
2018-01-09 01:33:18 来源:央视 浏览:303 评论:0

年少时,他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成年后,他为中华之明天而革命。他奔波忙碌,为让世界认识中国;他鞠躬尽瘁,为中国的未来死而后已。42年前的今天,周总理走了,只留下一个充满希望的中国。他化作一草一木,与你我共同守护这来之不易的今日。今晚,追忆那段岁月,缅怀“人民的好总理”。

 

《周恩来和那个年代的感情》

(节选)讲述人/赵炜

“赵炜,你要照顾好大姐……”一双瘦得几乎皮包骨头的手从被子下伸出来,紧紧握住赵炜的手。1975年11月初,赵炜陪邓颖超去医院探望刚刚作做完手术的周恩来,已被病魔折磨得不足百斤的周恩来把心里最沉甸甸的嘱托交给了赵炜。

从1955年至1976年总理去世,赵炜为总理工作服务了21年。从1965年起,她又任邓颖超的秘书,直至1992年邓颖超去世。

海棠花开,守护着安宁而温暖的西花厅

1955年1月,赵炜被调到中南海西花厅总理办公室工作,她至今清晰记得第一次见总理夫妇的情景。

“那天,周总理身着灰色中山装,脚上一双黑皮鞋。邓大姐穿一件带花的薄呢子大衣,脚上是蓝呢面棉鞋,头上还包着一块当时非常流行的花方巾。”工作人员向总理介绍情况,“我的手心直冒汗,声音也有些打颤”,周总理微笑着说:“不要紧张,我是总理,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咱们都是同志。”

周恩来夫妇所居住的“西花厅”紧邻中南海西北门。周恩来偶尔路过这里,一下子喜欢上了盛开的海棠花,便搬到了这个小院,一住就是26年。“有人认为恩来喜欢马蹄莲,其实我们俩都最喜欢海棠花”,邓颖超告诉赵炜。

到西花厅,赵炜的第一个感受是那里很多人的工作时间和别人不一样。周总理习惯夜里办公,最早也要到凌晨二三点,上午基本是周恩来的休息时间,所以西花厅的上午大多是静悄悄的。

△ 周恩来工作照

“总理是个喜欢整洁的人”,用今天的眼光来看,周恩来有点像“完美主义者”。办公完毕,他习惯自己把办公桌上的文件收拾好,笔、墨、放大镜等文具也都一一整理得清清爽爽,放到固定位置,临走前再把椅子摆好。

在总理身边呆了20多年,不知进了总理办公室多少次,赵炜从未见过他的办公室有过乱糟糟的情形。

“希望将来一同上断头台”,这是最美的告白

“在他们身边这么多年,只见过他们吵过一次架。”1973年的冬天,赵炜刚要进客厅,跟总理走了一个碰面,感觉总理好像气呼呼的。见到她,周恩来只说了一句:“你好好陪陪大姐!”说完进办公室拿起文件就出去开会。

赵炜走进客厅,看到大姐也气呼呼的,她想可能是吵架了,也不好问什么。在赵炜的轻声劝解下,邓颖超才慢慢缓和下来。第二天再看他俩,赵炜没有发现一丝异常。

周恩来与邓颖超的爱情故事因诞生于特定的历史时期而烙上鲜明的革命色彩,放在今天来看,这份革命时期的爱情反而更具一份别致的韵味。

周恩来与邓颖超相识于“五四”运动。“我们不是一见倾心,更不是恋爱至上”,1988年邓颖超在一篇回忆周恩来的文章里写到。后来,周恩来赴法勤工俭学,邓颖超则到北京师大附小当了教员。两人鸿雁往来,但仍没有往那一方面想。

1923年,邓颖超突然收到周恩来从法国寄来的一张明信片,在这张印有李卜克内西和卢森堡画像的明信片上,周恩来写道:“希望我们两个人将来,也像他们两个人一样,一同上断头台。”

“一儿一女一枝花,无儿无女赛仙家。”

闲暇时,邓颖超总爱和赵炜讲起她那一双孩子。她常念叨那句老话“一儿一女一枝花,无儿无女赛仙家”。她说,“赵炜,你看你,一儿一女多好啊!”赵炜宽慰她,“大姐,您不是赛仙家吗?”邓颖超笑笑说:“仙家虚无缥缈,还是一枝花实在。”

“我们当年也曾有过两个孩子,如果都活着比你还大呢!”一次闲聊时邓颖超跟赵炜提起孩子这个话题。

1925年结婚后不久,邓大姐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当时一心一意要把工作做好,自己跑到街上买了一些药想把孩子偷偷打掉,结果一个人痛得在床上直打滚。周恩来知道此事后,发了很大的火,“你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孩子是我们两个人的后代,你应该跟我商量!”邓颖超告诉赵炜,她是第一次看到周总理发那么大的火,“现在想起来,我那时也是太轻率太幼稚了”。

没多久,邓颖超又怀上了第二个孩子。3月21日邓颖超生产,但因胎儿过大又是难产,生了三天三夜也没生下来。最后医生动用了产钳把孩子夹了出来,婴儿的头颅受了伤,刚生下来就夭折了。“那是一个男孩儿,如果活着比你还大几岁呢!”邓颖超拍着赵炜的肩膀说。

本想在医院多休养几天的邓颖超,因时局动荡必须逃离广州。在这家德国人开的医院里,医生把她藏在院后的一个地方,每天由护士来送饭。最后他们把邓大姐化装成护士,由香港辗转到上海。因为产后过于疲劳,邓颖超此后再没有怀上过孩子。

没有孩子,使得原本就陷于繁忙公务的总理家庭又少了几分普通人家的生活气息。周恩来与邓颖超各有一间卧室。邓颖超的作息极有规律,经常是周恩来回来时,邓颖超已经睡着了,邓颖超起床时,周恩来开始休息。

虽在同一屋檐下,但两人还得用写信、打电话这样的通讯方式进行沟通。大姐常常写纸条让值班卫士送给总理,上写:“恩来同志,你应该休息了”或“你今天时间太长了”等等。

“恩来,你走了,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讲。”

1975年10月,邓颖超找到几位秘书,告知了总理的病情。这是赵炜第一次确切地知道总理得了癌症。“当时听到这个消息,脑子一下懵了,大家都哭了,但又不敢当着邓大姐的面哭得太厉害,出来后我们四个人都掉了泪。” 

因为病重,周总理往日洪亮的声音变得十分微弱。有一天,总理突然对邓颖超说:“我肚子里有很多很多话没给你讲。”邓颖超看看他也说,“我也有很多的话没给你讲。”两人只是心有灵犀地深情对视着,最后还是邓大姐说:“只好都带走嘛!”周恩来沉默无言。

1976年1月8日早上,医院值班人员打电话来,语气一连串的急促,“赵炜,快来快来!不好了,不好了!”赵炜明白最后的时刻已经到了。这时邓颖超正在刷牙,她努力平静地说:小高打电话,要马上到医院去。

邓颖超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一次的危急,但赵炜想,该给邓大姐一点预示,在车上她告诉邓颖超,“医院刚才打电话来说情况不好”,邓颖超一下子就明白了。

两人推开病房的门,顿时傻了眼,医护人员、工作人员都站在旁边哭。没来得及跟丈夫作最后告别的邓颖超一下子倒在周恩来身上,边哭边喊:“恩来!恩来!”医生仍在抢救。9点57分,监视器上划出一条直线,总理走了。邓颖超哆嗦着双手摸着周恩来的面颊,轻轻地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无限哀伤地哭着:“恩来,你走了……”

周恩来生前表示死后不保留骨灰,邓颖超完成总理的遗愿后,把骨灰盒保存了下来,她告诉赵炜,待她死后,也要用这个骨灰盒。

1992年,遵照邓颖超之愿,赵炜用这个骨灰盒捧回邓大姐的骨灰,并把骨灰撒进海河。赵炜把周恩来与邓颖超在1970年的最后一张合影缩小,放在骨灰盒上,保存在天津的周恩来邓颖超纪念馆里。  

 

 

 

 

△ 1917年,周恩来在天津南开学校毕业

1898年3月5日,周恩来生于江苏淮安。当时的中国遭受着列强欺凌、封建统治的双重压迫,民不聊生,国运衰微。青少年时代,他就立志“为中华之崛起”而发愤读书。

 

△ 1921年,周恩来与李福景、常策欧伦敦合影

20世纪20年代初,他到欧洲勤工俭学,确立了共产主义的信仰,成为中国共产党最早的党员之一。1924年回到祖国,投身中国革命的洪流,从此一直奋斗在中国政治舞台的前沿。

革 命

 

周恩来指挥工人运动,发动南昌起义,实施战略大转移,处置西安事变……这一切,都是为了迎接一个新的黎明。

1948年5月,中共中央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从陕北迁到河北平山县西柏坡,并在此指挥三大战役。图为周恩来在西柏坡办公室签署作战命令。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注重仪表的周恩来穿着一件旧卡其布中山装,忙于政治协商会议工作的他,已经数天没有合眼。

外 交

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先后担任政务院总理、国务院总理,在政治、经济、外交、国防、科技、文化等各领域作出奠基性的贡献。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周恩来为了让尼克松有宾至如归的感觉,特地挑选其就职时选的曲子。尼克松在回忆录中曾写道,“当我听到这首我熟悉的美国民歌时,心头不禁涌起一股暖流。”

一位记者曾向周恩来提问,“中国现在有四亿人,需要修多少厕所?”周总理轻轻一笑回答到:“两个!一个男厕所,一个女厕所。”

缅 怀

1976年1月8日,周恩来在北京逝世。三天后,灵车载着他的遗体驶向八宝山时,百万群众自发伫立长安街两旁,送总理最后一程。

周恩来始终虚怀若谷,他说:“我们每一个人,不管过去做了多少工作,现在担任什么职务,没有党和人民,就既不会有过去的成绩,也不会有今天的职务。党和人民是伟大的,我们个人是渺小的”。(图文/央视新闻综合、人民网、新华网等)

一别四十二载

斯人已逝,海棠依旧

敬爱您

不仅爱您伟岸的身躯

也爱您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

您看到本文的感受是:
责任编辑:James打印】 【评论】 【返回顶部
分享到:

评论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