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granceNet.com

TOP

民营医院院长之死:指合伙人插手运营,生前被蒙面人打断腿
2018-02-01 22:36:12 来源:搜狐 浏览:385 评论:0

  1月27日早上11点20分,兰州大学医学院七九级四班的微信群里突然弹出一条消息,是远在河北廊坊独立创办廊坊城南医院的张毅发出的。

廊坊城南医院员工集体悼念院长张毅。 受访者供图

张毅发的是一篇文档,题目是《一个优秀医生和优秀教师家庭的毁灭》。

有人意识到要出事了,老同学们赶紧到处找人。然而为时已晚,张毅拖着尚未痊愈的右腿,在其耗费了10年心力打造的廊坊城南医院的办公室窗口一跃而下。

在其遗书中,张毅控诉合伙人杨玉忠“挪用资金、掏空医院、干涉医院正常医疗运作”。

张毅女儿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这是我父亲做出的个人的判断和选择,他现在已经故去了,我也没有办法去揣测他当时的想法”。

1月31日上午,廊坊市公安局提供给澎湃新闻的警方通报称,张毅坠楼事件“涉及到的医院股东之一、犯罪嫌疑人杨某某向安次警方投案。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就在前一天,安次区人大常委会确认,1月28日,该区人大常委会发布公告称:安次区第八届人大代表杨玉忠涉嫌刑事犯罪,暂时停止其执行人大代表职务。

安次警方也向澎湃新闻证实,通报中的犯罪嫌疑人就是安次区第八届人大代表杨玉忠。

坠楼3个月前曾被蒙面人用镐打断腿

“当天有两个人去医院找他,之后过了十来分钟,张院长就跳楼了。”廊坊城南医院行政后勤一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回忆,这两个人是谁,院里的职工私下有讨论,但是都不确定。

这位工作人员还对张毅坠楼觉得很意外,“院长是个很开朗的人,之前腿被打伤我们去看望,他还挤出来一丝笑,就是叹了口气,也没说什么”。

他提到的张毅腿被打伤一事,发生在其坠楼前3个月。

2017年10月18日下午5点钟许,张毅像往常一样去廊坊师范学院父母居住的地方吃晚饭。

一份流传开的监控视频显示,一辆无牌照黑色面包车里冲出来四个蒙面人,其中一人先是持镐对着张毅右腿下手将其打倒,余下三人一拥而上。

经医院诊断,张毅右腿“粉碎性骨折”。

廊坊市卫计委官网的“名院、名科、名医、名护”活动目前仍有张毅的相关介绍:“男,副主任医师,任廊坊城南医院院长,骨科专业学科带头人。从事骨科研究与临床实践三十余年,是我市骨科界具有很高知名度的专家。”

10月26日,安次警方将涉案犯罪嫌疑人马某某、姚某某、张某、聂某某抓获,四人供述系受赵某某指使。后赵某某被安次警方上网追逃,马某某等四人被安次区检察院以“涉嫌故意伤害罪”批准逮捕。

赵某某迫于压力,于张毅坠楼身亡次日凌晨向安次警方投案。

正筹划医院再度搬迁

张毅被蒙面人打伤之际,其创办的城南医院正在筹备院区搬迁。据张毅遗书陈述,在断腿事件后,城南医院新院区搬迁工作依然继续受到骚扰威胁。

张毅在遗书中指控合伙人杨玉忠指使医院会计在未履行任何财务手续的情况下从城南医院挪用或转走现金共1600万元。张毅生前已向安次区刑警队和廊坊市公安局报案。

针对张毅坠楼案,廊坊警方在1月28日发布的案件通报中称,张毅系自杀,自2012年12月22日起,张毅、杨某与另外一名股东邢某共同注册经营廊坊城南医院,期间在经营管理和财物等方面发生纠纷。

目前,对其中是否涉嫌经济犯罪问题,廊坊市安次区警方正在调查。

这家2009年创立的民办非企业机构,到2012年为止,都在创始人张毅的掌控之中。

1984年张毅从兰州大学医学院毕业后,分配到廊坊地区医院骨科工作了9年,其中一年在北京积水潭医院进修学习,在廊坊地区医院担任过骨科副主任,1993年成立了廊坊市人民医院整形分院,后更名为廊坊整形医院和廊坊城南骨科医院。

2009-2012年,廊坊城南骨科医院的注册资本一直保持在50万元。但这几年中规模一直在扩大。

张毅在遗书中称,“鉴于规范和市场发展需要,2013年底迁址到廊霸路97号,与宏昇房地产公司合作经营,医院以1300万现金和300万资产以及200万的廊坊城南骨科医院的品牌估值占医院股比60%。其中包括宏昇房地产公司建设的医院大楼采取银行按揭贷款方式由房地产公司杨玉忠办理,具体操作有股东协议作为支持。”

张毅女儿也表示,“父亲的医院当时发展得很好,病人也很多,原有的面积已经不能满足市场需求”,正好杨玉忠是房地产开发商,有一座11层的大楼,所以以这栋楼作为医院的新大楼,进行了合作。

2016年初,张毅开始觉得不安,根据其遗书说法,杨玉忠开始“插手医院财务,无故撤销财务科工作人员,并且插手临床内科和妇产科,医院正常医疗秩序被打乱,规范医疗工作被践踏”。

前述医院行政工作人员也称,“逐步替换,先是人事,然后财务,到后来包括采购在内的事情都不是我们医院的了”。

他称,2017年6月初,医院空降了一个10人左右的团队,之后医院被全面接管,“正常需要结账的一些东西,就不结了,请假也不批了,一些之前说好的工作安排也不批了”。

失去一手创建的医院管理权后,张毅再度谋划医院搬迁。其在遗书中表示,“无奈只能和致力于医疗事业朋友们商量,最终达成一致自筹资金寻找场地重新组建城南医院”。

2017年10月份,张毅遭袭击,右腿粉碎性骨折,随后数月仍持续被骚扰,新院区搬迁不顺。

2018年1月27日,在大学同学微信群发出遗书后,张毅坠楼死亡。

1月30日上午,澎湃新闻致电廊坊宏晟房地产公司,该公司工作人员表示,“杨总不在,这事我也不知道目前公司怎么说。”

“目前医院不发表任何看法”

“我们院长都这样了……我们不能不顾虑。”1月31日下午,澎湃新闻和城南医院的数位医生进行了交流时,一致要求匿名的医生们表达了他们共同的忧虑。“廊坊就这么大,医疗圈子就更小了,我们还要在这里生活。”

法律意义上,张毅坠楼当天仍为廊坊城南医院法人代表和股东,但已失去医院的掌控权。

澎湃新闻走访发现,廊坊城南医院仍在运营,但比较冷清,门诊量不大。根据张毅遗书和医生们的说法,在杨玉忠开始干涉医院事务后,医院人事、财务等事物被接管,部分妇科和内科、骨科的医生要么被辞退要么辞职跟随张毅出走。

但导致昔日合作伙伴反目成仇的原因,医生们均表示不清楚具体情况。

追随张毅的多名城南医院医生表示,2017年7月开始,已经失去城南医院掌控权的张毅开始张罗另起炉灶,选定的淮鑫大厦为新的城南医院,并计划在当年10月底正式搬迁。

但2017年10月18日,张毅被人袭击,右腿粉碎性骨折,新医院搬迁因此搁置。

澎湃新闻在淮鑫大厦看到,正门虽未换上医院灯牌,但1-9层已改建完毕,从挂号窗口到住院病房均已设置,还配有4辆120急救车,放射科等科室的设备也安装完毕,且都是重新采购。“我们只有人出来了,设备都留在原先的院大楼里了。”上述几位医生表示。

跟随张毅出走的多名医护人员目前都处待业状态,他们希望迁址后的新城南医院能尽快重新开业。

目前,原廊坊城南医院仍在运作。1月31日中午,澎湃新闻向该医院一位副院长办公室询问,目前医院院长是否还是张毅时,一位男子回道:现在(院长)是李国良,负责人都不在,去刑警支队配合调查去了。”一位女性工作人员打断该男子,并表示:“目前医院不发表任何看法,相信政府,相信法律。”

作者:澎湃新闻 王文秋

您看到本文的感受是:
责任编辑:James打印】 【评论】 【返回顶部
分享到:

评论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