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granceNet.com

TOP

华人贩毒集团团灭,揭新西兰史上最成功缉毒(图)
2017-01-17 14:31:13 来源:新西兰先驱报 浏览:437 评论:0

  至此,新西兰历史上最成功的缉毒行动圆满结束,但也留下了一点遗憾——牵出涉30多人贩毒大案的“小毒贩”Felix Lim 在警方收网前已离开新西兰。

  

 

  (图片来自 NZ Herald,Chris Skelton/摄)

  贩毒案东窗事发之前,Felix Lim 是人们眼中的“多面手”。

  他在奥克兰有一支装修队,承接粉刷工程;他是葡萄酒进出口贸易商;他喜欢赌博,不仅喜欢在赛马身上押注,还喜欢坐在天空城赌场的 VIP 包厢里尽情挥洒着筹码(钞票?)

  在那些VIP包厢里,见证着 Lim 跟友人琢磨如何将马来西亚破产公司的欧洲车进口到新西兰,以及,怎么将用人参和虎鞭做成的壮阳药偷运到这边。

  他的渐渐“浮出水面”,源于警方怀疑这名55岁的中年男子与一个伪麻黄碱的分销犯罪利益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注:伪麻黄碱,一种新西兰 B 级药物,是用来制作冰毒的原料。

  出乎所有毒品稽查小组组员意料的是,他们没想到这位精明到家的“主儿”会在不经意间掉入他们精心布好的局,从而“帮助”他们顺藤摸瓜揭开大规模贩毒集团的黑幕。

  事实上,警方在此次的调查过程中发现大多数涉案人员从来没有案底,有些甚至从来都没有引起过警方怀疑。

  为了查出这股利益链条上的所有人,新西兰警方特别派出两个调查组,以卧底的身份靠近身为中间人的 Lim,此次行动代号(视频)“幽灵特工 (Taskforce Ghost)”。通过监听Lim的电话,警方锁定了其他涉案人员,并且收集到了宝贵的证据。

  最终,这两个调查组分别起货重量大约在250公斤左右的红色颗粒(伪麻黄碱)。这些红色颗粒都被事先在中国装进食用淀粉和面包屑的包装里,企图掩人耳目、瞒天过海。

  值得一提的是,两个小组起获的制毒原料单个拿出来一个组的都足以成为新西兰历史上最大一起贩毒案件了。

  最后的最后,“幽灵特工”共起获伪麻黄碱744公斤——足以制成2250万份冰毒。

  

 

  起获的毒品。

  与此同时,警方还查出了上溯至多年前的另外几次非法进口伪麻黄碱,使用的犯罪手法大同小异。

  

 

  现金撒了一地。

  另有现金和财产总值2000万纽币也被警方宣布冻结。

  在先后四次审判过后,有超过30名贩毒人员被送进大牢。

  Bruce Good 刚刚结束40年的警察生涯退休——最后16年他负责在奥克兰打击有组织犯罪。他总结说:“幽灵特工行动明显打击了(本地)亚裔有组织犯罪。”

  卧底警员打开第一个缺口

  “幽灵特工”行动派出的第一位卧底警员化名为 Joe Arama,他的任务就是接近Lim先生并跟他搞好关系。

  在设定好的身份下,他冒充一名来自首都惠灵顿的毒贩。在奥克兰与他的目标搭上线是他对外的说辞。

  这两人曾经在奥克兰市中心 Denny's 餐厅,就在 SkyCity 斜对面见面,Lim 当时就给 Arama 展示了一些伪麻黄碱或可以直接说是冰毒的小样。他们俩的随后几次见面都在天空城赌场的VIP包间里,卧底警察Arama以Lim的客人身份出现。

  也就是在那里,Arama 见到了外号“Baldy Mark”的上线和其他几个人。他发现,这基本上就是个亚洲人的圈子。

  得到对方的信任后,Arama 和 Lim 建立了密切关系,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这时候,毒品开始成为两人的话题。

  Lim 并没有就这样被抓捕归案,警方知道他只是个小人物。在警方眼中,Lim 更像是一个诱饵,来引出后面的“大鱼”。

  2013年5月的一通电话给了警方第一个突破口。

  “我要去见一个人,你手上有5套货吗?”Arama 在电话里向 Lim 询问。

  他们提到的“货”就是“新康泰克(ContacNT)”,这种内含伪麻黄碱的药物在中国是作为感冒药被使用的。伪麻黄碱过去也曾是新西兰的合法感冒药配方,但现在已经被禁止使用。

  毒贩口里的“一套”货,包括1000粒新康泰克胶囊。这些胶囊里共有223克的粉色、黄色、红色伪麻黄碱颗粒。在新西兰黑市,一套新康泰克的价格是8000到10,000纽币。通常情况下,像Lim这个级别的毒贩,每次交易的规模至少有十套。

  

 

  (图片来自 NZ Herald)

  Arama 以46500纽币从 Lim 手中买下五套总重1.1公斤的新康泰克。(在被问到为何当时 Arama 为何不买10套时,回答这个问题的缉毒组警长 Mike Beal 很实诚地给出了答案:警察没那么多钱,买不起……)。

  回到正题,那边刚挂 Arama 的电话,这边 Lim 立刻给自己的上线——供货商拨了一通电话:“有人想买半瓶红酒。”

  

 

  See Meng Hoo(化名 Baldy Mark,右)和买家 Chee Eng Tan。(图片来自 NZ Herald)

  电话那头的人就是“Baldy Mark”,真名叫 See Meng Hoo,从这时候起警方开始布控监听他的电话。

  上面说到的“半瓶红酒”就是他们之间使用的暗号,诸如此类的还有“Felix (Lim)要带五个朋友去吃早茶”。Hoo 在随后跟名叫 Van Thanh Tran 的人通电话时就用到了这句暗号,后者听完后同意了这笔交易。

  Lim 确认之后,亲自开车带卧底警察 Arama 到 Baldy Mark 位于奥克兰 Ellerslie 的家取货。

  就这样,一步接着一步警方终于顺藤摸瓜,一路向上摸到了大树的“树冠”。

  化名为“Peter”的男子就是处在利益链顶端的那个人,他的真名就是前面提到的 Van Thanh Tran。在警方深入调查之后发现,Peter并不是唯一那个“高级玩家”。其他的大毒枭,我们后面慢慢说。

  

 

  See Meng Hoo(左)和Van Thanh Tran(右)。(图片来自 NZ Herald)

  警方对 Tran 布控监听后发现,Tran 的毒品帝国有着内部供销网络。Chuck Lou Tarm 和化名为“Alex”,本名为 Zhi Tong Li 的人都是 Tran 的下线拆家。

  除此之外,分销毒品的“内部工作人员”还有马氏兄弟— Ziyang 和 Zigeng,他们主要负责运毒。这样一来幕后黑手 Tran 自己不用出面,由这些“马仔”为自己卖命,可以保证“自己的双手是干净的”。

  Arama 说,当时 Baldy Mark 相信 Tran 手里有大约500公斤的毒品。那么问题来了,这些货究竟藏在哪里?又被卖到哪里去?

  “大鱼”在后头,狸猫换太子玩得真溜

  如果警方的追查到此为止,战果也已经足够辉煌了。然而,新西兰警察并没有收手,因为他们需要搞清楚一个问题——究竟有多少伪麻黄碱从境外流入新西兰。

  没想到,追查出了不止一条更大的“鱼”。通过长时间监听 Tran 的超过10个电话号码,警方锁定了绰号“高佬(Tall Man)的 Da Wen Shao。

  

 

  Da Wen Shao(右)和 Van Thanh Tran(左)。

  而在进一步监控过程中,警方又从 Da Wen Shao 和 Van Thanh Tran 这里牵出了一个不得不提的人。

  她就是 Yixin “Lonna” Gan。

  她名下有一家“正规”贸易公司,可以从中国运输食品到汤加,这些食品需要在新西兰中转。

  这名华裔(专题)女子35岁,是三个小孩的妈妈,她彻底钻了新西兰法律的空子。新西兰法律规定,短暂停留等待中转的外国货物,不用经过海关检疫部门的清关,而可以运至奥克兰机场海关的监管区域,直至这些货物被最终运往目的地。

  在此之前,Gan 结交了机场里的“内鬼”—— Mosese Uele。这位老兄经营着一家名叫“Ezi World Cargo”的货运公司。在仓库里,Uele 将新康泰克“掉包”成真正的食用淀粉和面包屑包装里,然后再发往汤加。就这样,被换下来的新康泰克放进了一台面包车里等待下线“收货”。而 Uele 本人也从这笔交易中获得了6万纽币的“好处费”。

  

 

  Yixin Gan 和 Mosese Uele。

  这本来应该是场完美的犯罪,却没想到一直在新西兰警方的眼皮底下运作多时。在一次午夜的突袭行动中,警方在仓库找到的只是货真价实的玉米淀粉。之后,警方再次跟踪 Uele 送货的面包车,才顺藤摸瓜,找到奥克兰的两栋民宅。这一次突袭,警方找到合共251.5公斤的伪麻黄碱。

  警方收网之后,这个贩毒链条上的四个关键人物 Uele、Shao、Tran 和 Gan 都被判刑。其中,Tran 在认罪之后被轻判13年零8个月监禁。

  居然还有另一个大贩毒集团

  新西兰警方在 Felix Lim 身上投入的时间和精力实在是太值了。因为除了 Yixin Gan 的贩毒团伙,Felix 还牵出了另一个同样大规模的华人贩毒集团。

  在监听过程中,警方发现 Felix Lim 提到在奥克兰市中心一家中国餐馆订位吃饭。从这家餐馆,警方又挖出了 Hui Zhang 和他的同伙。

  

 

  Hui Zhang。

  为了追查这家中餐馆背后的链条,新西兰警方展开了“宝石行动(Operation Gem)”。除了监听电话,专案组还在餐馆对面埋伏下设备,成功拍下 Hui Zhang 的女友 Lulu Zhang 交货的证据——这名华人女子将一个报纸包裹的袋子交给了 Guo Pei Chen。后者前来交易的时候,开着一辆银色的凌志轿车。

  据介绍,Chen 是一名高利贷放贷者,同时也经营者自己的毒品分销网络。每次交货之前,Chen都会打电话到餐馆假装订位。如果他说订一张12人桌,意思就是要买12套伪麻黄碱。

  接到消息后,Lulu Zhang 会通知带家 Ziyang Ma,说要1200纽币——这是12套货的另一种说法。然后,后者会到东区 Botany Downs 一处民宅取货,带到中餐馆。

  

 

  Lulu Zhang。

  收集到足够的证据后,警方突袭了 Hui Zhang 位于 Botany Downs 的房子。在一个箱子中,警方发现了47套伪麻黄碱——47,000颗新康泰克。

  通过对货运文件的调查,调查人员发现一批2013年5月发到中餐馆的“炸鸡配料”,其实就是153公斤的伪麻黄碱。

  2013年12月,Hui Zhang 因涉嫌贩毒被捕。他落网10天以后,警方和海关在奥克兰码头又发现235公斤伪麻黄碱和15公斤的纯麻黄碱。

  作为藏匿假麻黄碱的主犯,Hui Zhang 在去年被判定贩运403公斤新康泰克到新西兰。为此,他并判处20年监禁,头十年不允许申请假释——这也是新西兰对冰毒犯罪的最高量刑。

  最后的审判,但这不是终结

  2016年10月4日,“幽灵特工”终于告一段落。

  经过三年多的取证、调查,Yixin Gan 锒铛入狱。在判决中,法官 Mathew Downs 认定 Yixin Lonna Gan 就是犯罪集团的首脑之一,其银行户口已经积累了约700万纽币的存款。最后,这名华人女子被判入狱14年。

  

 

  Yixin Gan。(图片来自 NZ Herald,Jason Oxenham/摄)

  至此,新西兰历史上最成功的缉毒行动圆满结束。

  然而,可能真的不算太圆满。将警方卧底引入贩毒圈子,进而牵出30多人的那名“小毒贩”Felix Lim 呢?在警方收网之前三个月,他已经离开了新西兰,而且再也没有回来。 

您看到本文的感受是:
责任编辑:清风徐来打印】 【评论】 【返回顶部
分享到:

评论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