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granceNet.com

TOP

我的中国心――著名侨领熊德龙的故事
2013-09-27 16:25:40 来源:客家在线 作者:余龙晖 浏览:459 评论:0
    他是一位特殊的华侨,虽然他没有一丝一毫的中国血统,但他有一颗百分之百的中国心和一腔百分之百的客家情。他就是美国熊氏集团主席、美国中华工商团体联合会会长熊德龙。
 
熊德龙近照
 
  在印度尼西亚,1947年11月,一个小生命来到了人世间。然而,他没有得到父母的爱怜,却被抛弃在了一家孤儿院的门口。这个兼有荷兰、印尼血统的小男孩在孤儿院开始了他的人生。
 
  一年后,祖籍中国广东梅县的印尼华侨熊如旦、黄凤娇夫妇来到这家孤儿院,想收养一个华人的后裔。突然发现一个卷发碧眼的小家伙的目光正紧紧地盯着他俩,他们便把这个小家伙抱回了家,并给他起了一个很有意义的中国名字——熊德龙。
 
“我八、九个月(的时候),熊家收养了我。由我懂事开始,他们就每天灌输了客家话,灌输了客家人的优良传统,灌输了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所以我经常讲,我今天有小小的成就,完全是我的养父母对我的一种恩情,我得到中华民族的熏陶,让我做到一个堂堂正正的客家人,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来自广东梅州客家的熊氏夫妇,拥有客家人勤劳善良的传统美德。在熊德龙童年的印象里,养父母光明磊落、乐善好施,乡亲们有困难都乐意找他们帮忙。而养父母在义务助人的同时,也教他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如“远亲不如近邻”、“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等等,熊德龙坦言,这些使他至今受益匪浅。
 
  “两位老人家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吃苦耐劳,和爱家乡、爱亲戚,爱朋友。”
 
  也许像所有天下的父母一样,熊如旦夫妇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在熊德龙身上,用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启发他,并教他说客家话。
 
  “所以我的客家话,确实我不是卖花人说花香,确实我的客家话呢,不看我的面相,光听我的声音,都会感觉出是唐山(中国)出来的。没有想到我是侨生,因为我确实讲的好正宗,包括'阿姆话',包括《增广贤文》,那些我都可以讲得到。我感觉到十分光荣,能够在客家人的家里成长。”
 
  在熊德龙童年的记忆里,海外的中国人无论生存环境如何恶劣,也不会忘记逢年过节将自己的血汗钱寄回家孝敬父母,家境贫寒的熊氏夫妇也是从不间断地寄钱回梅州乡下,孝敬他们的父母。他还记得有一年年关,已身无分文的母亲翻出仅有的手镯,带着熊德龙去当铺当钱寄给家乡的老人过年。
 
  “我很清楚地记得有一年,我那年才八、九岁,我妈牵着我坐着三轮车,就去金店,我当时还不知道做什么,八、九岁还有印象,我妈当手镯,当手镯寄钱到唐山(中国),给我阿公、阿婆,我妈眼泪连串,就牵着我的手说,‘儿子,我们一定要想家,虽然环境再不好,当手镯都要当到钱寄回唐山(中国)’,现在一说起,眼泪都出来了。”
 
  从此,中华民族爱国爱乡、孝敬父母的传统美德根植在他幼小的心田。由于养父母家境不甚富裕,为了减轻养父母的生活重担,熊德龙从17岁就在一家亲友开的海绵厂打工。由于他聪慧、勤奋好学,百艺一学就会,很快在生意场上表现出过人的经商才华,两年后,他就在养父母和亲友的关心支持下,开设了一家小海绵厂,当上了小老板。他凭着坚韧不拔的意志和毅力,凭着对客户的真诚守信和对事业的执着追求,以“孝敬父母、忠义朋友、信誉事业”的座右铭时时警醒自己,博得了广大客户朋友对其人格的赞誉和信赖,社会知名度和影响力与日俱增。
 
  “我就感觉到,我虽然没有中华民族的血统,但梅县人收养我,我对中华十分有感情,我要世世代代都要记得,我是中华民族的一份子。”
 
  在美国华人社会,熊德龙有着非同寻常的号召力,为了增强华人的凝聚力,唤起爱国热情,在美国,熊德龙组织多种多样的热爱中华活动,成为美国洛杉矶地区的知名侨领。1997在香港回归之日,他在美国组织了盛大的欢庆典礼。熊德龙说,每当看到五星红旗冉冉升起,他都会激动得热泪盈眶。
 
  “血统不是关键问题,关键是在感情。”
 
  熊德龙没有丝毫中国血统、却充满了中国情怀,他没有辜负中国养父母的期望,在人生沧桑岁月的坎坷中,划出了自己成功的轨迹。在他的身上,你可以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情浓于血。
 
 由于儿时经常听到养父母讲起自己家乡的事情,多少年来,熊德龙心中有一个梦想,那就是要回中国看一看,到那块哺育过他的养父母的土地上去看一看。1978年,熊德龙终于圆了这个梦想。
 
  当时的印尼同中国,没有正式的外交关系,所以持护照是不能去中国的。思乡深切,熊德龙想尽各种办法,最后他找到了旅行社寻求帮助。
 
  “最后我就去到澳门中国旅行社,我就问他,我想回唐山(中国),我的印尼护照,可不可以用(另外)一张纸,不要盖在护照上,他说可以。所以我当时就下决心做签证,当时澳门还有葡萄牙(管治),过几步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拱北,我记得很清楚,大包小包提着过来时,自己澳门这边,葡属的就是水泥路,走到我们这边就是泥路。”
 
  费尽周折,马上就要到这个让他魂牵梦绕“家”了,但此时熊德龙却停了下来。
 
  “泥路一走过去,我就停下来,我的眼泪就不停地流,为什么呢?我就感觉到,我爸爸妈妈的祖国,我总算回到了,回报他们这种第一步的恩情,我蹲了下来,捧起一把泥土一边看,一边流眼泪。我回到家以后,人家就说,谁回来了呀,金叔婆,谁回来了呀?当时我阿婆眼睛看不到了,已经95岁了,我赶快跪到她的床边,她摸着我的头,问,是不是乖孙德龙回来了啊?听到乖孙德龙,我眼泪马上就流出来了。我就感觉到,我确实是熊家的一份子,原来上了丁,家里知道有一个德龙,我就哭得很厉害,我就感觉到有一种很温暖的亲情,虽然我是一个孤儿,不过我现在不是孤儿了,我就是熊家的人。就是熊家的一份子,所以我感觉到十分亲切。”
 
  熊德龙先生的养父母晚年叶落归根,回到了祖籍地广东梅州定居。从此,熊德龙先生在中国有了自己的“家”。只要一有空,他都要回到中国这个家。每当他的员工出差回来,他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回家了没有,然后才是问事情办得如何。在熊如旦夫妇晚年,熊德龙只要有时间,就陪伴老人家。  
 
  “我认为比如说”有年有节“,确实是我们中华民族,也是我们客家人的一个优良传统的美德,我有年有节,再忙都要及时的赶回家去,同大家吃团圆饭,当时爸爸、妈妈跟我一起住,就有这样的习惯。所以我在美国期间,中秋我也同中国留学生,搞一个中秋联欢活动。春节我在美国,同中央电视台,当时搞一个春节晚会活动,所以我认为,每年过节思故乡,这个也是我们海外的华人,华侨非常好的传统。”
 
  童年时,熊德龙经常听母亲讲解《增广贤文》,孝敬父母的传统美德,自幼年就深深扎根在他的心里。为报养父母的养育之恩,每年都要为养父母生日祝寿。1997年养父91岁大寿,熊德龙特地将老人接回梅县故乡祝寿,圆了老人回乡之梦,并由养父出面,向梅州市捐资200万元人民币。1993年熊德龙捐资20万美金,在梅州建造“贤母桥”,以表示对养母和所有母亲们的孝敬,并特地将养母从印尼接回来主持“贤母桥”落成剪彩仪式。
 
  熊德龙的孝敬,让熊如旦夫妇渡过了幸福的晚年,那一年,熊德龙的母亲因病告别了人间,母亲的去世令熊德龙悲痛万分。
 
  “以前,我妈妈教我唱山歌,我就一首一首山歌唱给她听,小时候教过我的,‘月光光,秀才郎',我也念给她听,小时候教过我的,然后唱了将近一个小时,护士就告诉我,德龙先生,血压又起立了,60、70了,我就全身毛孔竖起来了,以为是显灵了,我妈妈跟着我唱,最后唱到'鹧鸪喳喳,挑水淋蔗',我唱一句,她也答一句,唱一句,答一句,已经不省人事两三个礼拜,最后临要过世时,还十分清醒和我一起唱民谣,看她的眼泪慢慢的流出来,我也知道就要走人了。不过我一直唱歌,唱了一个多小时,唱得我也眼泪连连,继续唱下去,因为她高兴,她就要离开人间,还听着我唱民谣给她听,所以,我也感觉到,做最后的努力孝敬她,来报答她的恩情。”
 
  现在每一次回到梅县,熊德龙总会在百忙中抽空前来烧香礼拜,如果时间实在太紧,哪怕就是鞠一躬,也要走一走。除了那份难以割舍的亲情,对亲人的崇敬,也是熊先生从客家父母身上学会的传统。在他的生活中,保留着许多中华民族的传统礼俗。
 
  “所以我到今天为止,你看,我家里有老人家的照片,我在印尼的住家、美国的住家,澳门的住家,香港的住家,新加坡的住家,都把老人家的照片排得整整齐齐,还有我喜欢弹琴,有时候,在我家,美国的住家、香港的住家,我都放一个琴,我爸妈的照片就放上去,有时候会弹琴怀念,我知道我妈妈喜欢听什么歌,我也会弹。”
 
  “百善孝为先”,中华民族一直视孝敬父母为传统美德。熊德龙把对养父母的“孝”升华为对祖籍国、对父母家乡和中国人民的爱,竭诚报效祖籍国。
 
1982年,为了下一代人的发展,熊德龙全家移民美国,重新开辟新天地。作为美国侨领的熊德龙,处处为维护侨胞的政治、经济利益而奔走呼号。熊德龙担任了梅县同乡会会长、世界熊氏宗亲总会理事长、美国印尼华裔联谊会总会理事长,与美国88个团体联合,共同创立美国中华团体工商联合会,并任第一任主席。他对华人事业,出钱出力,慷慨解囊,每年都捐资千万元给美国华人社会和中国社会福利事业,全力支持华人参政,鼓励华人融入主流社会,努力提高华人地位,赢得了广大华裔的拥护和爱戴。
 
  1993年,熊德龙持巨资收购了美国华文报纸《国际日报》,希望通过做大这个窗口,让中国走向世界,让世界认识中国。
 
  “事实上是让中国走出世界,让世界更了解中国。我不单是人民日报,现在包括《梅州乡情》、《汕头乡情》,我还有二十二个省的专版,我也义务、免费,不收任何一分纸钱,印刷去发行。”
 
  如今《国际日报》已成为美国、印尼等国家的重要华文报纸,不仅如此,他还自费包揽了《人民日报》海外版、香港《文汇报》在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发行。
 
  “所以这个报纸讲到会笑死人,我贴了二、三千万美金,真正贴到手都软。不过从另外一个境界来讲,报纸把我的精神富裕起来了,我把中国和美国、中国和印尼之间的经贸往来也好,友谊也好,做了十分大的工作。现在包括印尼总统竞选、美国总统竞选,都要求我们来给他们做宣传。”
 
  当熊德龙事业有成的时候,他没有忘记养父母的祖国和家乡,20多年来,他的善举遍及华夏大地,对中国的捐资总共达4亿多元,其中在梅州捐资5千多万元。1999年,梅州市政府为了发展地区经济,把江北老城区和梅县新县城连接起来,准备修建一座跨江大桥。熊德龙得知这个消息后,马上从美国赶到了梅州,他要为养父母家乡的这座桥出把力,因为这片土地间接地哺育了他。
 
  “我感觉到我熊德龙,1978年回到这里来,头尾回来差不多27年,我大小小做了一点福利事业、卫生事业、教育事业,都做了一点,不过我感觉到最值得我做的就是‘德龙大桥'。两个含义,第一个呢,把沿江半岛这一段都接起来了,真正是做了引桥。第二呢,然后也是属于梅州一景,在晚上的,那七彩虹灯亮着的时候,不知有多靓。”
 
  为了感谢熊德龙多年以来对梅州发展的支持和贡献,梅州市政府决定要这座连接梅州沿江两岸的大桥定为“德龙大桥”,这让熊德龙感慨万千。
 
  “当时(梅州市)谢强华书记说,是不是用'德龙大桥',我说,方便吗?最后我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答复他,我说,好。我也不是因为要宣传我熊德龙,我主要等我的子子孙孙将来有一天,再过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以后,他回来看到有一座'德龙大桥',可能五十年以后已经落伍了,就好像梅江桥一样,五十年都有一点落伍了,我的子孙看到有我的名字在那里,他就会感觉到,他也有责任重新再做更好的桥。所以,我用'德龙大桥'这个名字呢,不是在自己,主要是带动更多的子子孙孙,不要忘记我的养父、、养母是客家人,是梅县人,就是梅州人。”
 
  客籍知名实业家田家炳先生曾经对熊德龙有这样的评价。他说,熊德龙在中国投资一元钱,等于其他华侨投资一百元。在上世纪80年代,当许多华侨实业家纷纷在广东等地的经济热土投资设厂时,熊德龙却把目光放在贫穷落后的西部,如贵州、云南等地。
 
  “自己唐山(中国)就有一句话,’锦上添花'没什么意思,我们要来一个'雪中送炭'更有意思。我当时要是在深圳、广州,包括上海投资的话,我可能比目前的情形要超过一百倍、一千倍都不奇怪。我去到这些地方,我确实没什么发展,不过我得到了什么呢?我感觉到精神的安慰,毕竟当时我出了一点力。”
 
  熊德龙为振兴中华努力作贡献。他被云南、贵州、吉林、黑龙江、广西、内蒙古等省区聘为经济顾问。当上梅州、长春、昆明、贵阳、四平、白城等地“荣誉市民”。为推动中西方经济文化科技的交流为合作,从1986年起,熊先生以其熊氏集团名义分批邀请海外华侨代表团回国考察,为投资祖籍国牵线搭桥;同时邀请祖籍国内乡亲、工商文教主管,特别是经济欠发达地区的领导人,分批考察香港、新加坡、美国等地,已有2000多人接受熊氏集团出国学习考察,大大开阔了他们的视野,为振兴当地经济作贡献。
 
  熊德龙深知教育对国家发展的重要性,自己上学受教育的机会有限,他希望能通过自己的投资为下一代创建更好的学习环境。近二十年来,他倾其所能,不断地向大陆内地进行投资,捐造幼儿园、小、中、大学、医院、少年宫、敬老院等有30多所,逾亿元人民币。
 
  “所以到今天为止,我在云南、贵州赚到的一部分钱,全部回馈社会,贵州大学、云南大学,在云南八个地区,我都有(捐赠)。”
 
  不管在什么场合,熊德龙都以一个中国人自居,以一个客家人自居,因为在他的体内有一颗“百分之百的中国心”。
 
您看到本文的感受是:
责任编辑:Catherine打印】 【评论】 【返回顶部
分享到:

评论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