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granceNet.com

TOP

螃蟹上桌百味淡
2014-08-25 14:46:36 来源:中国地名文化网 浏览:415 评论:0

 
 

    “秋风响,蟹脚痒”、“螃蟹上桌百味淡”。
  
    蟹是一种颇具个性的动物,腿多名也多,苏东坡称之为“尖团”,诗曰:“堪笑吴中馋太守,一诗换得两尖团。”曾几称它为“内黄侯”,诗云:“从来叹赏内黄侯,风味樽前第一流。”唐彦谦给蟹冠以“蝤蛑”之名:“漫夸丰味过蝤蛑,尖团犹胜团脐好。”而林逋则别出心裁,称蟹为“郭索”:“草泥行郭索,云木叫钩(车舟)。”蟹的特点十分显著,唐代皮日休的“未游沧海早知名,有骨还用肉中生。莫道无心畏雷电,海龙王处也横行。”全诗不提一个蟹字,却对蟹之形态勾勒得惟妙惟肖。
  
    食蟹在我国历史悠久,据《汲冢周书》载:周成王时,海阳献蟹入贡,说明那时国王已将蟹列为御膳了。《周礼》中有“蟹胥”的记载,据说这是一种蟹酱。北魏贾思勰的《齐民要术》,除了蒸、炸、面拖、酒醉外,对腌制蟹也有详细介绍。宋朝傅肱在《蟹经》一书中,汇集了各种食蟹之法。宋人高似孙以《蟹经》为基础,写了《蟹略》一书,对蟹品、蟹馔等作了详细介绍。宋代《中馈录》有吃生蟹的记录。元代倪瓒著《云桂堂饮食制度集》载有蟹的烹制方法。明代有了“玛瑙蟹”,清代出现了“蟹黄兜子”、“螃蟹羔”等蟹肴。
  
    我国历史上有不少啖蟹名家。如明代文学家张岱就是位食蟹名家,他与他的文友,每年一到十月便立蟹会,相约在午后会齐,煮蟹食之,每人六只,并在《陶庵梦忆》中专门写了一篇《蟹会》。清代戏曲理论家李渔,嗜食螃蟹,人称“蟹仙”。每年,当螃蟹未出时,李渔就将钱储存起来,等待螃蟹上市。家人见了,都笑他“以蟹为命”,李渔也自称购蟹之钱为“买命钱”,并自言:“螃蟹终身一日皆不能忘之,至其可嗜、可甘与不可忘之故,则绝口不能形容之。”清末民初著名画家李瑞清因无钱买蟹,便画了一百幅蟹图,聊以解馋,人称“李百蟹”。在文学著作《金瓶梅》、《明宫史》、《红楼梦》中亦有蟹宴的描述,尤其是清代文学家曹雪芹在《红楼梦》第三十八回中,把大观园中的螃蟹宴和人们啖蟹的形态描绘得惟妙惟肖。
  
    蟹,品种纷呈。清厉鹗的“湖蟹年年出葑田,吴闾八跪进尤鲜”,写的是湖蟹;宋梅尧的“年年收稻卖江蟹,二月得从何处来”,描绘的为江蟹;唐皮日休的“绀甘青筐染苔衣,乌夷初寄北人时。离居定有石帆觉,失伴唯应海月知”,则吟咏了海蟹。我国各地有不少名蟹,出名的如天津紫蟹、辽宁兴城梭子蟹、苏州阳澄河大闸蟹、温州平阳炎亭江蟹、山东莱州大蟹、广东吴川芷寮蟹、潮汕赤蟹,等等。
  
    蟹,橙红色的卵块,白璧似的脂膏,软玉般的蟹肉,可谓“一斗擘开红玉满,双螯哕出琼酥香。”难怪唐人卢纯说:“四方之味,当许含黄伯(即:螃蟹)第一。”正因蟹如此美味,文人墨客便不惜笔墨在蟹的风味上多加颂扬,如古诗:“味尤堪荐酒,香美最宜橙。壳薄胭脂染,膏腴琥珀凝。”说蟹肉的形象是美的。黄山谷的“一腹金相玉质,两螯明月秋江”,称蟹味能助人雅兴。唐代李白持螯举觞,怡然自得,不禁脱口吟道:“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莱,且须饮美酒,乘月醉高台。”宋代苏东坡直言:“不识庐山辜负目,不食螃蟹辜负腹。”将螃蟹与庐山相提并论,足见诗人对螃蟹钟爱之深。宋代张耒的“遥知涟水蟹,九月已经霜。巨实黄金重,蟹肥白玉香。”足让人馋涎欲滴。陆游快人快语:“蟹肥暂擘馋涎堕,酒绿初倾老眼明。”诗人说刚动手擘开肥蟹时,馋得口水淌了下来,持螯把酒,昏花的老眼也亮起来了。
  
    “黄粳稻熟坠西风,肥入江南十月雄,横跪蹒跚钳齿白,圆脐吸胁斗膏红”(宋沈偕);“草草卧夕阳牛犊健,菊留秋色蟹螯肥”(宋方岳)。金风送爽,持蟹赏菊,何乐而不为?

您看到本文的感受是:
责任编辑:冰月打印】 【评论】 【返回顶部
分享到:

评论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