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granceNet.com

TOP

袁伟民曾批评江泽民 拒绝曾庆红
2016-06-24 11:28:19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浏览:74131 评论:2
在中国走向“体育大国”的征程中,袁伟民是一个重要人物。在其著作《袁伟民与体坛风云》中,披露了不少中共高官与体育的交集。本文摘自2009年第43期《南方人物周刊》,作者陈磊,原题为《高官与体育》。

上世纪80年代,袁伟民率领女排,获得了历史性的“三连冠”,举国振奋,也成为袁伟民这个农家子弟入仕的重要契机。

时任国家体委主任的李梦华曾向本刊回忆,有一次,时任总书记的胡耀邦同志接见他,把袁伟民也叫去了。当着二人的面,胡耀邦说,袁伟民做出了那么大的成绩,说明这个人是很有才能的啊,可以提拔当主任么!

时隔不久,中央组织部就过来考察袁伟民的情况,很快,新的任命就下来了:袁伟民从国家女排主教练被破格提拔为国家体委副主任,从副处直升四级。

袁伟民的回忆也颇具戏剧性:“决定用我的消息,最初是从国家围棋队里传出来的,那时候有的围棋手经常陪邓小平、胡耀邦等领导人打桥牌,他们回来以后有时候说一点儿在那种场合听到的话。后来,决定起用我的消息就这样传开了……”

一晃,20年过去。2004年已经进入退休倒计时的袁伟民再次有了“意外”惊喜——他被提拔为国家体育总局局长。

袁伟民回忆:“在2000年4月18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到国家体育总局宣布对我和志坚(原国家体委党组书记)的任命前5天,也就是4月13日,我接到中组部电话,就知道了这个消息,并通知我在第二天4月14日上午10时去中南海……”

4天后,60岁、已经在体委大院干了将近40年的袁伟民,成了这里的最高掌门人。

兴奋剂风波

上任伊始,袁伟民遇到麻烦:备战悉尼奥运会的中国选手兴奋剂检测,有2名田径运动员尿检呈阳性,17名运动员血检超标,20名运动员血检疑似超标!

袁伟民的决定是,所有血检超标的中国运动员均不得参加悉尼奥运会!这让人们所熟知的某省女子中长跑队几乎全军覆没——他们获得奥运会参赛权的7名队员中,2人尿检呈阳性,4人血检超标。

决定宣布后,该省一位主要领导来电话和袁伟民谈血检问题。“电话打了50分钟,晚上到家,该省另一位主要领导又来电话,谈血检问题,电话打了25分钟,主要内容就是要求‘重检’,说再查有问题我们就不去,没有问题就去。”

第二天,该省的一位副书记和一位副省长,还有体育局局长专程来京找袁伟民,谈了两个小时。“副书记问题谈得比较客观,但另一位省领导好像对反兴奋剂的情况了解甚少,还说据她所知,国际上运动员都在用,意思是我们不用就吃亏了。”

不久,一位袁伟民的“上级领导两次给袁伟民打电话,一次40分钟,一次45分钟,潜台词都是转达有关方面希望‘高抬贵手’。”

《袁》一书写道,“那时的压力真大啊!因为没让去的运动员里,好几个是能拿金牌的。出了兴奋剂的问题是我的责任,成绩不好也是我的责任,如果因为兴奋剂问题影响了北京申奥,我还得多一条‘罪名’。再加上那么多领导找我,我也没听,我当时心想:大不了从悉尼回来我不干这个局长了!”

事实证明了袁伟民的判断,诋毁中国的国际组织和国际媒体,开始赞赏中国的行动,而且悉尼奥运会的金牌数量也让袁伟民和高层领导开心。

人人谈足球

足球作为第一运动,全民喜爱,甚少人知晓的是,在中共高官群体中,也有着大批足球粉丝,其成败,几乎和作为足协主席的袁伟民仕途联系在了一起。

《袁》一书中透露,1987年10月中共十三大期间,他带着中国足球队出征日本,结果,以两个进球战胜日本,首次取得奥运会门票,比赛时,参加党的十三大会议的代表们,几乎都在看电视直播。

那一次,他被选为中央委员。

中共十五大,开会第一天,江泽民总书记讲话,第二天,中国队对阵伊朗,中国先是2∶0领先,然后被对方连进4球,以2∶4失利。

当晚的餐桌上,十五大的代表们知道袁伟民是足协主席,纷纷和他聊起足球:“你那个足球怎么弄的,解散算了!”“这个戚务生(时任中国队主教练)最该撤!”“你袁伟民一世英名,这回可砸在足球上,别当那个足协主席了!”“臭脚!”

这场球结束后几天,十五大选出了新的中央委员会,从十三大开始连任两届中央委员的袁伟民,成了“差额选举”中的落选者,最后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按得票多少排在倒数第三位。

2002年6月袁伟民起草《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新时期体育工作的意见》,向中央政治局常委们汇报。结果“只用了十几分钟讨论有关问题,之后,常委们就足球问题发表了很多意见”。

当时的情况是,日韩世界杯刚刚结束,中国队一球未进,扛着“大鸭蛋”从韩国怏怏回国,“常委们都看了电视转播,有感而发”。

江泽民首先表态:一是足球影响很大;二是不能只提“胜不骄、败不馁”了,“不管拿什么成绩出来;要赛出一种样子来”,三是各方面要支持体育事业,“我们授给伟民同志指挥权”。

朱镕基说,“足球要搞上去光靠钱不行,还是要讲爱国主义,讲‘三从一大’……”

李瑞环说:“中国足球的水平就是这样,你让它高也高不了,因为它没有这个本事,平时没有好好练,就是这个问题。”

作为总书记的江泽民,偶尔会给袁伟民打电话,电话中,他也会提到足球,有一次,他竟然为了小孙子,向袁伟民要贝利的签名足球:“伟民啊,听说球王贝利来中国了,你能不能找个足球请他签个名,我小孙子喜欢,拜托你了哦!”

后来,袁伟民搞到了有贝利签名的足球,派人给江泽民送去,江泽民亲自来电话向袁伟民表示感谢。

退休

《袁》一书写道,“江泽民和邓小平、胡耀邦一样,非常赏识袁伟民”。2001年11月11日第九届全运会在广州举行,在开幕式前接见外宾后的间隙,江泽民在休息室里和袁伟民聊了起来:“伟民啊,世界上有没有游泳速度最慢的世界纪录啊?我现在每天游800米,速度很慢,大概是……”

“呵呵,这我可没听说过,你坚持游泳这很好,而且你胖,浮力大,省劲;你还要有一些户外活动,比如散步之类。”

“换了别人,大多数人是绝对不敢当着总书记的面说他‘胖’的,更不敢主动涉及‘退’这个敏感问题,可袁伟民压根儿没怎么多想”。

2004年袁伟民踏进中南海的大门。

“伟民啊,这么多年了,我们已经是老朋友了,我们好像是同龄吧,都是1939年生的,你生日是几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的曾庆红握着袁伟民的手,请他坐下后,来了这么一句开场白。

“我是7月8日的生日!”袁伟民说。

“哦,我们还是同年同月生的呢,我比你小10多天……”就这样,两人开始了聊天。曾庆红告诉袁伟民,关于他到了年龄下不下的问题,是经过反复考虑、研究做的决定。“从2004年到2008年还有4年,差不多一个任期,如果再延长一两年也得下,早下晚下都得下,最后还是认为不要延长好。”

最后,曾庆红征求袁伟民的意见:你退下来后,肚子里还装着那么多东西,海内外、体育界都认你啊!怎么把你的经验教训拿出来呢?帮助奥组委、体育总局……

袁伟民拒绝了:不用了,庆红同志,我已经离开了,还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的好!

《袁》书提到,“2004年12月9日一宣布他退休离任,11日我就把办公室搬走了。”

“刘鹏过来找我,让我不要这么急着给他腾办公室,他有房子,而我实际上老早就已经把房子腾好了,书什么的早就一点点搬回家了。”袁伟民说。
您看到本文的感受是:
责任编辑:清风徐来打印】 【评论】 【返回顶部
分享到:

评论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广告